培训公告:  
花艺知识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花艺知识 >

来蜀国之声花艺课堂感受生活——蜀国之声花艺

本文由hy.cdhqpx.com原创发布 Post time:2018-11-30 14:54 浏览次数:

 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  百花争相盛开之际,走到哪里都是花的香味。走过田野路边,采几朵野花,或者拾几根枝桠,亲手修剪,置于室内。假使再配上一壶香茗,那便更好了,一股春暖花开之感迎面扑来,直接将春天带回了家。

  在解决了温饱问题后,世人开始看重精神的慰藉。沉心、静气、暂别浮躁,插花成为大家休闲娱乐的一种新方式。当中,有东方式插花,也有西式插花,形式各异,门槛各不相同,却同样吸引了不少市民的追捧。

   中式插花的构图与器具 

  中式插花一般由三根枝条构成,形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形。其中主枝最粗、最短,是不等边三角形中最短的那个“边”,它象征着君王、领袖、父亲,因为皇帝都是面南而坐,因此,主枝一般是靠南边的那枝。主枝上的花朵是最大的,是面向观众的,也是观众最想看到的那枝。

  客枝是垂直的那枝,象征宰相、上宾、妻子,它挨着主枝,起着扶持主枝的作用,往往比主枝要长一倍。

  使枝,象征大将军、仆人、使者,是作品中最长的一枝,而且插花的表现都在使枝上,它也许一朵花都没有,但往往是最具表现力的一枝。它一般是直立形,倾斜角度不超过30°,在正式的隆重场合,使枝一般都是直立的,以示庄重。

  插花的花器,如花瓶、花盆是专门的造型,继五代发明占景盘后,宋朝又发明了三十一孔花盆、六孔花瓶、十九孔花插等,可视作现代插花所用剑山的原型。同时,宋人花架也十分考究,这大大促进了陶瓷、漆雕等工艺的发展。

  公元5世纪,中国插花艺术传到日本。当时的日本僧人小野妹子作为遣隋使来到中国,7年之后回国,把中国的插花艺术带到了日本。小野妹子在顶法寺的一个小池塘边完成了日本的第一个插花作品,随后产生了日本顶级插花流派“池坊”。目前,池坊已有第45代传人。

  周末插花趴,将四季都带回家

  经过两个星期的提前预定,上周六晚,小冉终于成功预约上了一节插花课。

  一个暗棕色的瓷盘、几枝向日葵、几枝粉红色的小花,还有几枝带叶片不知名的枝桠和几枝没有叶片只有花苞的枝干,这是小冉此次课程的花材和花器。

  “一直以为插花是很简单的事情,没想到里面有那么多门道。”两个小时的学习里,小冉跟着老师手把手的教学,成功完成了一束送给朋友的礼物,不过过程却让她纠结不已,累得够呛。

  将花泥置于瓷盘中,再将花朵按照个人喜好插在花泥上,有何难?

  “每朵花的枝干都长得不一样,要想摆得好看,一定要进行修剪,这个过程太难了。”小冉告诉记者,选择的课程属于西式插花,也就是跟着老师的步骤,一步一步插花,比较容易,但当老师修剪枝桠时,自己就有些舍不得了。

  两个小时里,花室里花香不断,但除了老师的授课声,室内竟听不到其他杂音。

  “插花是件用心用神的事儿,与其他的娱乐相比,这里安静多了。”体验了首次插花后,小冉说,下次再来时,不会再带有功利心了。沉下心,与花朵静距离接触,烦心事儿都抛之脑后了,这是告别学生时代之后难得出现的心境。

  一堂课,一位老师,6位学员,这是DIY插花课或是插花速成班的标配。因为花材、花器都由老师提前设置好,还有手把手的教学,这对于学员来说非常简单。

  这样的速成班在当前非常受欢迎,尤其是周末,更是成了闺蜜间周末约见的方式之一。每次课程的主题都不相同,选择的都是当季的花材,一年下来,沉心静气,也将四季带回了家。

  西式插花VS东方式插花,一形一意境

  在古代,最为时尚的休闲方式当属插花、挂画、点茶、燃香,统称为“生活四艺”。到了宋代,插花更是成为生活中的赏心乐事。

  古人云:“一草一木总关情。”传统的中国文人善于借草木抒发心志,以花枝表达情韵,从一花一木中体会世间万态。张谦德在《瓶花谱》中发出“幽栖逸事,瓶花特难解,解之者亿不得一”的感叹说的也就是这韵味。

  “这里说的插花,是东方式插花,讲究意境,赏花者能从中读出插花者当时的心境。”何银玲是天台太阳雨花艺的创始人,19岁时接触插花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一手创立花艺品牌。

  据了解,东方式插花犹如古诗词,与西式插花一样,虽是花朵与枝条的拼凑,但是东方式插花通过修剪、弯曲或嫁接构思出造型,在花艺师手中重新搭配,产生新的审美,从而形成了新的意境。以画意促使人感官产生愉悦,一件体现艺术美兼自然美的花卉艺术品才算完成。

  “东方式插花讲究的先是意境,意境达到了再去讲究它的形状和色彩,但西式插花恰恰相反,作品基于花材本身而不是插花者内心的想法。”何银玲说。

  随即,何银玲拿出两个作品向记者介绍。

  循着何银玲手指的方向,记者看到一个由粉色、白色花朵插成的作品,花朵上下交错,空间感十足,一旁还有一根枝条恣意向外延伸。

  “这是东方式插花。”何银玲解释说,这个作品的主旨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,对于爱情的渴望和憧憬。花色在粉红和白色间,如同一个懵懂的、处于花季的少女。绿色枝条陪衬,环绕四周,犹如一些传递爱意的少年郎。意境先于形和色,就是东方式插花。

  “若以画来比喻,东方式插花就是水墨画,越看越有味道,并且不同的人能领略到不同的韵味。西式插花就是油画,像照片一样,看到的与事实相同。”

  西方式插花也更容易操作,因为注重色彩的搭配,只要选好花材,适当修剪,就会是一件不错的作品。但由于缺乏意境,看到的模样就是它本身的模样,而东方式插花,对插花者本身的要求更高。

  所幸,随着近几年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重视,东方式插花也在“快餐时代”开辟出了一条路,许多业余者在体验西式插花后,主动要求通过系统地学习东方式插花。

  花艺也是修行,从插花中领略禅意

  插花是以花为主要的素材,根据一定的创作法则打造成情趣高雅的装饰。当中,最难的是修剪,舍,还是得。但根据何银玲几年来的教授经验,许多插花初学者都不舍得修剪花枝。

  “舍得,舍得,有舍才有得。”何银玲说,插花就如同修行,沉心静气,与手中的鲜花枝条融为一体,通过不同的创作传达插花者内心的独白。一件插花作品,从寻找花材到构思完成,要达到人花一体,这需要插花人具备充沛的精力、宁静的心智和超凡的智慧。

  花叶虚实,当唯一的花枝斜逸横出,扭拧生姿,禅意就在最简单的花材中酝酿。

  不过,插花学习的道路也是学无止境,插花者的学识和眼界,都能在无形中通过花艺作品表现出来。如同“有一千个读者,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一样,不一样的人对于同一个作品都有不一样的解释。

  “花也有自己的性格特征,不同的花适合不同的场景,所以对于花材来说,没有不合适插的花,只有适不适合的位置。”据介绍,花材与花器的匹配,也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,如何掌握花性,也是插花者的必修课之一。

  在我国古代,文人常以花材寓意人格,认为花有花德,以花寓意教化。因此多用松、柏、竹、梅、兰、桂、山茶、水仙等表达人生抱负和理想。如以梅之傲雪凌霜、兰之幽怀若谷、竹之虚心有度、菊之玉洁冰清,作为“四君子”;以傲骨的青松、亮节的绿竹、不屈的寒梅,组成“岁寒三友”,象征文人雅士清高、孤洁的性格。

 
028-86634598 Works timeam: 9:00 ~ pm 18:00 成都市成华区新鸿南一巷建川梦追湾公馆4楼(十一科技广场旁)
成都市成华区新鸿南一巷建川梦追湾公馆4楼(十一科技广场旁)